争夺3万亿计算力产业“关键一环”,多途径加速计算力调度布局|钛媒体聚焦

日期:2023-10-17 13:15:28 / 人气:301


中国计算力产业正处于高速发展的黄金阶段。根据工信部公布的数据,2022年中国计算力核心产业规模将达到1.8万亿元。根据《中国计算力产业发展白皮书》中的数据,中国计算力产业规模将继续扩大,增速将位居世界前列。预计到2023年,我国计算力产业规模将超过3万亿元,年均增速超过30%。计算能力正在加速向政务、工业、交通、医疗等行业渗透。
截至2023年6月底,我国在用数据中心总机架规模超过760万标准机架,总计算能力达到197EFLOPS,位居世界第二。计算能力总规模近五年年均增长近30%,存储能力总规模超过1080EB。
然而,在快速发展的同时,也面临着许多问题,其中,如何实现快速高效的计算能力调度是首要问题。
10月8日,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央网信办、教育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中国人民银行、国务院国资委联合发布《计算基础设施高质量发展行动计划》(以下简称《行动计划》),明确了未来三年计算基础设施发展的具体目标,从计算能力、承载能力、存储能力、应用赋能四个方面提出了到2025年发展的量化指标。
《行动计划》提出,探索计算能力协同调度机制。以云服务促进计算资源的整合,充分发挥云计算资源灵活调度的优势。鼓励各方探索构建多层次的计算力调度架构体系,构建能够满足各类创新主体开展多异构计算力调度、应用、研发、验证的平台环境。依托国家新型互联网交换中心、骨干直联点等设施,推进多方计算能力互联互通。
一个好的计算能力调度系统可以通过合理分配和使用计算资源来提高数据处理的效率,不仅可以提高数据处理的速度,还可以节省企业的运营成本。是我国计算力产业实现高质量发展过程中的“关键一环”。
计算力调度平台:让计算力像水和电一样好用。
钛媒注意到,上述行动计划提出的发展方向也是“算东算西”战略的核心目标之一。尤其是今年以来,在生成式AI应用场景大规模落地的背景下,训练大模型需要海量的数据和计算能力,而这些用于训练大模型的计算能力需要消耗大量的电力资源。在青云科技总裁袁林看来,AI应用属于“成本敏感型”应用场景。成本低、电绿的西部地区是大规模模特培训的“沃土”,西部培训、东部应用将是未来的大趋势。
无独有偶,在国际化和全球化的背景下,企业对部署在不同地区的全球业务的计算能力的需求越来越高,计算能力调度的重要性也越来越明显。中国企业通信数据科学与创新总监詹冬冬对钛媒体表示:“尤其是云计算和边缘计算的计算能力架构,最重要的是计算能力的调度能力。对计算能力的需求往往会分布在不同的地区。如何协调好也是我们很多客户。
可以想象,未来的计算能力将是分散的,它将分布在世界各地,企业也会有不同地区的计算能力需求,但这些计算能力的用途是不同的。
结合未来计算能力的发展趋势,如何快速高效地调度计算能力将成为我国计算能力产业能否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关键,而如何让计算能力资源像水和电一样简单易得,也是目前计算能力产业亟待解决的问题之一。
事实上,从2021年开始,无论是企业还是地方政府部门都在积极建立自己的计算能力调度平台,帮助企业以更低的成本使用更好的计算能力资源。
重庆启动“明月湖π计算矩阵行动”,试图打造西部首个跨云、跨网、跨计算力共享计划,让企业和创新主体像使用水电一样便捷地使用计算力。
据了解,该计划实施后,用户可通过计算力互联调度平台轻松找到全国各地可用的计算资源,并根据计算力价格和网络性能的策略选择,具备快速接入和申请使用意向资源的能力,实现一点接入、即时使用。
同样是今年,在政策引导下,深圳在今年5月发布的《加快人工智能在深圳高质量发展和高水平应用行动计划(2023-2024年)》中,明确提出建设市级计算能力调度平台。实现“一网算力、统筹整合、一站式调度”,深圳整体公共智能算力和相关网络带宽保持国内领先水平,加快推进鹏城云脑三期工程建设。
同时,该行动计划还提出在大湾区建设智能计算中心。加快实施“智能计算网络关键技术体系研究与验证”项目,积极有序集聚政府、企业、科研机构、高校等智能计算资源,加强与周边城市的合作,规划共建粤港澳大湾区智能计算力整体调度平台。构建企业级智能计算平台。联合香港企业、科研机构、高校,建设深港人工智能算力赋能中心。
在上海市经信委发布的《关于印发上海市推进计算能力资源统一调度指导意见的通知》中,上海提出,到2023年底,依托本市人工智能公共计算能力服务平台,实现4个以上计算能力基础设施互联调度,可调度智能计算能力达到1000PFLOPS(FP16)以上。
同时,2023年6月,上海通信管理局在《新型数据中心算力浦江行动计划2023年重点任务》中提出,完善和丰富了算力调度SRv6的差异化上架率、使用率等新指标;推动计算网络和网络基础设施、5G虚拟专用网和应用场景的融合创新;加强国家和区域计算能力调度的直连和协同联动。.......
三大运营商仍是“主力军”
工信部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我国在用数据中心总机架规模超过760万标准机架,总计算能力达到197EFLOPS,总存储能力超过1080EB。
目前国内计算行业的参与者非常多,包括运营商、IDC企业、自建数据中心等。,这也导致市场份额分散。但总体来看,三大电信运营商仍是计算行业发展的主力军。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2月,中国移动计算能力规模超过8.0EFLOPS,云服务器超过76万台,边缘节点超过1000个。目前,超大型数据中心布局已覆盖9个数据中心集群(共10个),预计年底前完成全覆盖,可对外使用IDC机架46.7万个;中国电信目前拥有超过700个数据中心和8.1万台新的天翼云服务器。截至2022年底,计算能力规模达到3.8EFLOPS,同比增长81%,全国数据中心超过700个,机柜47万个。与2022年底相比,中国联通IDC机架数量增加1.9万个,总数达到32.9万个。
三大运营商除了引领中国计算基础设施建设,还是计算网络建设和网络融合的“先行者”。
中国移动提出2021年建设计算力网络,将计算作为数字经济的核心生产力。
“以计算为中心,以网络为基础”是目前中国移动对计算力网络的定义。针对当前计算力行业的发展趋势,结合“以计算为中心”,中国移动提出了“四个容纳”:一是跨区域物理容纳。实现遍布全国的数据中心和智能计算中心的全面互联;第二,跨层次的逻辑整合。实现云网边缘和末端的融合;第三,实现异构计算的集成;第四,跨学科融合。打造计算力网络,真正“服务”计算力。
中国联通主要围绕“计算网络创新”,计划实现超大规模计算供电。全面承担国家“东算西算”工程的“5+4+31+X”新型数据中心体系布局,已建成880个数据中心,机架规模超过40万,推动联通云“一城一池”覆盖200多个城市。
此外,中国联通还大力推进计算网络融合,建设计算网络,促进数字经济发展。基于3.0的网络,从计算电源、运输、计算力调度到计算网络融合的“5-4-31-X”布局,构建服务覆盖国家云网边缘融合的多层次计算网络。
中国电信与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合作,于今年6月初联合发布了国内首个实现多异构计算能力调度的全国性平台——“国家综合计算网络调度平台(1.0版)”。据悉,该平台集合通用计算力、智能计算力、高性能计算力、边缘计算力等多元计算资源,设计异构资源池调度引擎,满足通用计算力、智能计算力、超算力等不同客户的不同需求,实现不同厂商异构资源池的动态计算力感知和智能作业分发调度。
中国信息通信技术研究院云计算与大数据研究所副所长李杰在计算机网络调度平台发布会上表示,发布的计算机网络调度平台将全面整合网络态势+综合计算能力+计算能力调度“三位一体”内容,为推动我国计算能力调度发展奠定基础。
多主体在全国范围内建多张“网”“算一张网”为时尚早。
除了相关主管部门的高度重视和三大运营商的努力,计算力调度平台也成为了很多互联网公司,尤其是云厂商的发展方向。
在云服务商方面,青云科技推出了基于智能计算和超算项目的AI算力调度平台,并与济南超算合作推出了更贴近终端用户的平台,用于HPC和AI智能计算领域的科研和学生。
另一方面,华为云在国家相关部门的指导下,依托鹏程实验室的研发能力,推出了“中国计算网”(C Net),提出了“像电网一样建设国家计算网,像互联网一样运营计算网,像电一样让用户使用计算服务”的发展愿景。其中,一期工程将构建智能计算网络,实现计算力、数据和生态的融合,从而激活人工智能与各行业的共生。
卓越方面,依托国家新型互联网交换中心、骨干直联点等设施,以云服务的形式推进计算资源的充分整合,积极探索建设多异构计算协同调度系统。同时,钛媒注意到,优客德还在西部的乌兰察布和东部的上海青浦,在全球25个地区拥有自建数据中心和32个可用区域,依托软件定义网络等技术手段,推进计算能力的智能调度。
对于其他互联网和ICT服务提供商,中企通信作为中信的一员,作为中国ICT领域的“国家队”,始终积极落实国家战略,紧扣大局政策,与中信集团、中信电信国际、中信电信中国共产党合作,在“一带一路”的智力禀赋方面形成覆盖全球的优质资源,构建全球一体化运营平台,提升全球服务能力,有力支持中国“引进来”和“走出去”。同时,依托中企云时代SmartCLOUD算法平台,构建云网融合架构和智能计算网络大脑,充分整合“云网安智”等ICT服务资源,满足用户对计算服务的需求。
除了中企通,同样拥有“国家队”背景的曙光智算也在2021年开始建设智慧计算网络,并推出首个国家综合计算服务平台。公开资料显示,目前该平台已接入全国多个计算中心,聚合计算力、存储、网络等一系列资源,形成从端到端全栈计算力生产到应用支撑服务的统一平台,为全国用户提供计算服务。
在计算力行业的“热潮”下,一些传统行业也“跨界”进入市场,布局计算力调度的相关产品。以东方材料为例,作为传统制造业的领军企业,东方材料于今年8月成立了全资子公司东方超算,并于今年9月26日发布了“东方超算国家综合超算调度平台”,与全国首批13个数据中心共建“国家综合超算集群”。基于计算网络的协同,整合海量计算力资源,构建场景、业务、计算力的智能通道,帮助用户高效获取、管理和利用计算力,为各类计算任务提供强大的计算力支持。
可以说,各方看到了计算能力调度的前景和重要性,开始加快以参与企业为中心的计算能力网络建设,这将在全国构建“一个计算能力的网络”的基础,但同时也面临着由于市场因素无法实现完全协调的客观现实。
中国计算网络建设进入快车道,需要政策引导和企业积极布局。整体来看,一个国家“算力之网”的建设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连接“网”,实现“网可调、网可拉”;第二阶段,构建计算机网络大脑,实现统一管理、统一调度;第三阶段,将实现完全的“计算网络一体化”,最终从协议、架构等方面实现“计算”与“网络”的全面融合。
最终,计算力调度将从现阶段的“各调度平台各自为战”演变为实现异构多样的计算力的完全统一和融合,并将进入“计算力即服务”的时代。
(本文首发钛媒体,作者|张申宇)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 taimeiti),或下载钛媒体App。"

作者:欧皇娱乐




现在致电 8888910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

欧皇娱乐 版权所有